传记 / 历史背景

拉蒙∙艾梅里克于1942年5月21日出生于马德里的一个上流社会家庭,是十二个孩子中的老二。仅仅十六岁的时候,他就走出家门独自生活,一面四处打工维持生计,一面在西班牙美术及装饰学校学习。

在他早年的工作中,值得一提的是他开始与电影界打交道,先是作为布景助理,之后作为布景负责人及剧本作者。那一时期他为西班牙语美洲电视制作公司的一系列音乐节目做布景,进行了一系列有趣的设计。

在音乐节目结束后,艾梅里克作为自由职业者,开始先后与日本及其它国家的公司经营外贸生意。他逐渐将精力集中于生意上,主要在南美及中东地区进行工厂“交钥匙”工程的经营。这些项目使他长期旅行于欧洲、美国、南美及阿拉伯国家的各个地区。

1973年,年近31岁的拉蒙∙艾梅里克已成为一位成功的生意人。然而,他并不满足于蒸蒸日上的生意和巨大的利润,反而对之前从未有机会深入了解的人文主义、物理及哲学产生的巨大的兴趣。生意越发红火,年轻的艾梅里克却越发感到生活的一种缺乏。

艾梅里克二十岁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中国哲学家老子,“道”的理论深深吸引了他的兴趣,他立刻意识到发现了非常重要的东西。一天,一位朋友送给他一本精美的小册子《道德经》,在阅读和反思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一种特殊的平静,并逐渐将这一哲学思想融入到他的世界和他的生活中。

完全投身于艺术的念头始终在艾梅里克的头脑里盘旋,他知道创造是他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到那时为止,最让他感到满足的正是那些富于创造性的工作,他自己越来越确信这一点。

有一段时间,他开始认真考虑是否放下一切,转而享受充满艺术创造的生活。这对他将是个巨大的转变,将他引向一个未知的将来。他并不十分清楚更喜欢哪种艺术形式:他喜欢绘画,也有足够的技巧来进行创作;写作他从未间断,无论是电影剧本、哲学散文或是为杂志和专业期刊撰写拉美经济评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对现代雕塑情有独钟,虽然尚无定形,却在他心里占据了越来越重的分量。每到任何一个城市,他都会去当地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在那里留连,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快乐。那时,亨利∙摩尔是他的偶像,同时他也钟爱让·阿尔普、布朗库西、卡尔德、加尔加约、和许多其他的雕塑家。

传记 / 他的早期

他决定开始艺术生涯,是一个清晨,他坐在船舷上看着太阳从背后升起,在地中海的湛蓝中闪烁。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仿佛受到某种启示,他决定开始做雕塑。那个清晨拉蒙∙艾梅里克开始了新的一天,也开始了新的一段人生。

这一年9月3日他来到了马德里,准备开始作为雕塑师的新生活,然而他需要专业的指引来领会雕塑艺术的真谛。他四处问询后来到马德里最古老的青铜艺术浇铸场——著名的科蒂纳兄弟青铜艺术中心,在那里人们向他展示了浇铸工艺,并给了他一个操作工具店的地址,他于是买到了所需的用具。

终于有一天,当他将双手放在粘土及石块上时,他感受到了一种灵犀,一条路径,一个将自己富于创造的灵魂表达出来的载体。

在自家后院里一个长宽各三米的小房间里,他完全释放出自己独一无二的创造性,没多久即创造出第一件作品:“双头牛”,目前展出于马德里的日内瓦金融俱乐部。

在这座小小的后院里,他创作了第一批28件作品,并在5个月后首次展出。

首场专业展出

19742

2月14日,艾梅里克在马德里的艾利亚画廊开办了首场作品展。展出的二十八件作品高度从三十厘米到一米八米不等,从开展到当年5月展期结束一直面向所有公众开放。艾梅里克既未能幸免于批评之声,也没有逃出收藏家的追寻。但展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以至于原计划展出一个月,而画廊老板主动提出延长至5月展期结束。

1974至1975年间,他又一次在马德里的日内瓦金融俱乐部内,从当年10月一直展出至次年5月。在此期间,他还与其他雕塑家一起在希洪的阿塔拉亚画廊展出,随后画廊老板向他提出在下一展期举办一场个人作品展,他也欣然同意了。

1975至1976年间,艾梅里克又在日内瓦金融俱乐部举办了一场长期展览,直至5月展期结束。

在科蒂纳兄弟青铜艺术中心,他见到了几位当时最为著名的西班牙雕塑家:巴布罗∙塞拉诺、洛伦佐∙弗莱齐亚、佩佩∙安东尼奥∙马尔克斯、荷塞∙路易斯∙桑切斯、佩佩∙托雷斯∙瓜尔迪亚,以及大师达利极力推荐的法国雕塑家让∙切纳夫——他将雕塑中的超现实主义发挥到极致,旅居美国的澳大利亚雕塑家林赛∙迪恩——他创作了大量的重要作品如“行走的人”(矗立于美国费城独立广场上的纪念雕塑)等等,还有著名的波多黎各雕塑家何塞∙布斯卡利亚——他创作了大量经典的纪念性雕塑,并提名艾梅里克为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市的文化遗产广场宣传委员会在西班牙的代表。艾梅里克还结识了音乐家保∙卡萨斯、配音演员何塞∙费雷尔、以及杰出西班牙建筑师的卡洛斯∙贝加斯——正是他设计了著名的巴塞罗那灯光音乐喷泉,成为世界上当代声光交响乐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当时,正是科蒂纳兄弟青铜艺术中心的氛围吸引了大量有创造力的天才艺术家进行他们的青铜雕塑创作。也正是那时,艾梅里克提出了举办一个综合作品展的想法,并因此得到了著名金融家何塞∙米盖尔∙加利戈的资助,由艺术中心的十二位杰出雕塑家每人挑选出一件得意之作,于1976年在马德里的日内瓦金融俱乐部举办了“2000综合作品展”。

 传记 / 你的职业生涯

一直以来,艾梅里克几乎只在“艺术收藏”领域开展创作,也就是说,几乎其所有作品都是唯一的单件。只有在作品象征性地代表某一社会团体、城市或公共或私人机构的情况下,他才制作多件同一作品,如马尔贝亚国际艺术中心的象征雕塑、及西班牙电视金燕奖雕塑等。

拉蒙∙艾梅里克也经常在各种文化会展中举办长期作品展:

- 艾里亚艺术中心,四个月;

- 纽约西班牙学院的汉斯尼克艺术中心,四个月;

- 马德里的日内瓦金融中心,两个展期,二十个月;

- 马尔贝亚论坛(由马尔贝亚市政府组织),四个月;

- 马尔贝亚的“唐∙卡洛斯花园”,六个月。由著名比利时艺术画廊组织者、北京F2画廊主人法比昂∙弗林斯进行组织。

- 马德里市政府于1996年1月组织了一场盛大的艾梅里克个人作品展:在著名的马德里丽池公园的瓦卡之家,展出了三十三幅大小不一的画作、以及二十五件一米至两米五不等的雕塑作品,前往观看的公众络绎不绝。

- 2008年11月,受马德里市的邀请,艾梅里克先生在托莱多城门艺术中心举办了巨幅画作及雕塑作品展,面向公众开放七个月直至2009年5月结束。

简历 / 艾梅里奇与中国

艾梅里克先生从未放弃绘画创作,但自1990年,他开始将注意力和创造力都集中在雕塑及写作上,而绘画成为一种休闲。然而,对绘画的热情一样冲破了计划与阻隔,就这样一组巨幅的、色彩浓艳的绘画作品诞生了:细微的植物花刺与海藻被变形放大到巨幅尺寸,色彩眩目,作品本身就成为一幅风景,以至于观众在它面前显得渺小,已不觉得在欣赏一幅画作。

最近几年,艾梅里克先生又开始创作一幅很有意义的绘画作品,在西班牙艺术市场上十分被看好。

对艾梅里克作品的一些评论:

早在1975年,林赛∙迪恩曾这样评论艾梅里克的作品:

他的作品无疑以一种气势和高雅的独特风格取胜,令人流连于观赏的乐趣。雕塑古朴光润的表面、耀眼的金色和暗淡的铜锈色形成的对比,使艾梅里克的作品成为今年最受关注的现代雕塑之一。它们不会让观赏者讶异迷惑,而是体会到其中的魅力、安宁与完整和谐。”

雕塑家何塞∙布斯卡利亚这样评价:

艾梅里克“无论在艺术还是生活的舞台上,都是一位杰出的演员”。

安达卢西亚艺术评论家协会的会长,何塞∙米盖尔∙巴耶斯先生这样评价道:

艾梅里克“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一个有几重生命的人,是将艺术与生活的任何一面发挥到极致的大师。”

艾梅里克“通过艺术作品展现他独特的创造力,以及他内心追寻的历程。”

艾梅里克与中国

1995年,艾梅里克先生第一次来到中国。他对中国的花岗岩十分感兴趣,认为其质量上乘,品种多样。然而,各种客观原因使他的这一兴趣未能转变为具体的创作,而只是怀着这一念头,继续在中国游览考察,并惊讶于对这个国家飞速的变化,在短短几年内已从第三世界国家上升为第一世界国家。艾梅里克关注着中国的成长,他看到高速公路一条条建成,摩天大楼平地而起,仿佛植物在热带的雨季疯狂生长。

2010年,用花岗岩进行雕刻创作的想法再次浮现,他于是四处寻找可用于雕刻的石头,同时发现了一个关键,可以将他的老主意化为新艺术:在中国,一个新兴的艺术市场已经形成。

现代的建筑设计替代了死板划一的大楼,摩天大楼艺术的外观和现代化的城市建筑群,这都促使新兴的艺术市场诞生。年轻的建筑行业、新生代的中国企业家、飞速发展的环境使得思维方式越来越现代化,对现代艺术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在这样一个现代中国的背景下,在越发注重设计的城市中,艾梅里克先生知道时刻已经到来,并希望从2010中国国际石材展开始他新的计划,新的里程,将中国的花岗岩及西方的创意雕塑进行完美的结合。

艾梅里克先生从未放弃绘画创作,但自1990年,他开始将注意力和创造力都集中在雕塑及写作上,而绘画成为一种休闲。然而,对绘画的热情一样冲破了计划与阻隔,就这样一组巨幅的、色彩浓艳的绘画作品诞生了:细微的植物花刺与海藻被变形放大到巨幅尺寸,色彩眩目,作品本身就成为一幅风景,以至于观众在它面前显得渺小,已不觉得在欣赏一幅画作。

最近几年,艾梅里克先生又开始创作一幅很有意义的绘画作品,在西班牙艺术市场上十分被看好。

雕塑

艾梅里克的作品是创意雕塑的代表。他不对他的作品进行定义,而使作品自己一点点成形;他不寻找,而是偶然遇见他的作品。他不属于任何风格或流派,并清楚这是对自由创作的一种束缚,而自由创作正是他灵感的源泉。

艾梅里克先生的作品不是商业运作的结果,而是艺术收藏的对象,所以这位艺术家得以保存纯粹的创造力。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使作品自我实现的的工具,并因此感到尤为幸福,为自己的创造力和作品感到惊讶。

他认为艺术的价值对于创作者来说,在于作品的形成过程,而对于观赏者来说,在于欣赏的过程。这两种享受其实是类似的,虽然角度可能大不相同。

艺术是情感交流的世界,观赏者通过对艺术的敏感,可以近距离地捕捉到艺术家创作时的感受,甚至可以通过写作将这种共鸣表达出来,许多大艺术评论家正是如此。

自1976年在纽约的展览开始,艾梅里克先生不断收到各种大型艺术中心的邀请。这些机构是艺术界的跨国巨头,在市场上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些邀请一方面可以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但另一方面,一般也需签为期十年的独家合作协议,同时在作品式样、材料及风格上也有诸多限制。他们对市场需求十分敏感,在全球主要城市拥有画廊及艺术中心,手上有大把优质客户,对每一位艺术家的市场反馈有精确的把握。

然而,曾经深深影响艾梅里克的道家思想,教会他以超然物外的态度看待当下、看待自身。他对这些大公司的商业化运作方式及节奏并不十分感冒,而决定以独立艺术家身份继续自己的创作。

从纽约回到西班牙之后,他又一次改变自己的生活,离开马德里来到了南方小城马尔贝亚,一住就是三十三年。

目前,他居住在莫里诺斯——位于马德里市郊50公里、被群山包围的一个美丽小镇。